才不叫猪青青

今天回先给没有题目的那一篇更一个甜甜的番外,然后想要开一个巍面的年龄差现实文,小可爱们久等啦~~


我考完试了!就是这样!


原本以为我是27号考试,结果我是21号考试。虽然没有准备好有一点点心虚,但这是不是证明,,,,,我下周天就可以恢复更新了😳


或许护旗龙x林风不错哦

完美日记的大都会系列也太好看了吧,还有就是拢龙参与的电影,那个回归是在电影院播的吗?


这边征求一下意见,千分福利就是抽几个包包送口红还是电影票,大家觉得呢?


亲爱的包包们,我快要考试啦,近期更新频率会很低,考试九月下旬结束,这边请一个小长假啦(。・ω・。)ノ♡


【然豆 17:00】浅浅绵绵—我想和你

好久了,好多天了。


井然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今天是他私自定了飞机票回国的日子。 


说是私自是因为井然在这边的工作并没有结束甚至都没有好好的开始,这是他接的第一个项目,他当然想尽心尽力的完完整整的完成。但是最近他实在是集中不了心力,因为他的小豆子,不见了。


他早就应该发现的!


井然懊悔了好久。他早就应该发现的,他的小豆子在送他出国前的那几天就变得很不正常。总是喜欢粘着他,眼睛还时不时变得粉扑扑的,也有几次是偷偷跑出去打电话。可是那时的井然完全沉浸在要出国实现理想的激动和快乐里,平日里那么体贴的他竟然并没有特别上心,,,,


起床收拾好行李,井然打开了手机,里面都是他的东家给他发的挽留的话,说这个项目是个多好的机会,说井然多么有才华,可是为什么冯豆子不给他发消息呢?


“你居然说逃就逃了,都不想我的。”


冯豆子这边打了几个喷嚏,把衣服拉链往上又拉了拉,把豆浆倒到了小碗里,手里捧着来到了病床前,一勺一勺的吹凉送到冯爸爸嘴边。


“豆子你是不是感冒了?这几天你陪床辛苦了,爸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了,你回去休息几天吧。”


冯大米把打湿的毛巾从脸盆里拧出来给冯爸爸擦着脸。


“没事的姐,爸做手术的时候我都没在身边,,,,就让我多陪陪爸吧。”


冯爸爸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瘦了不止一圈的绉豆子,眼睛里有说不完的话,一时激动呜呜咽咽的话堵在嗓子眼里出不来,倒是豆浆都流在了病号服上。


“爸!你别急别急!医生说了你这恢复的就算快的了,过几天等你脸上不麻木了就能说话了哈!” 


冯大米一边给老头子擦着衣服和下巴,一边安慰道。


“我知道,你有好多话要和豆子说,咱不急哈!豆子和我说他不走了,等你好了你们慢慢说,好吧。”


“对爸,我不走了,等你好了你好好打我骂我,我再也不走了。”


冯豆子拍着老爷子的胸脯给顺气,看着头发斑驳了的老爷子红了眼眶,自己的鼻头也酸了,赶紧喂完了早饭找了个借口溜了出来。


“G0421车次开始检票。”


井然摸着手机中定位中的悦动小红点发笑,居然跑回老家了,看我怎么把你抓回来。


冯大米在楼梯间找到了哭唧唧的一颗小绿豆子。


“大姐,你实话和我说,爸是不是被我气的。我那个时候转头就走,这么多年都没有回来,,,,爸,,,,爸是不是特别气我,,都不想要我这个儿子了。”


冯大米把她的小弟弟搂进怀里,和小时候哄着的动作一样,轻轻的一下子一下子的给他拍着后背。


“不是的,爸从来都没忘了你。或许你不知道,去年爸还偷偷去看过你呢。”


“爸去看我了?”


冯豆子惊讶的从冯大米怀里退出来,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盯得冯大米心里一揪。


“是啊,我和爸一块去的,看你和那小子过得挺好的,我们也就放心了。”


“你们,,,你们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你们怎么找到我们的。”


“井然也不是完全没有名气,想找到他很难吗?” 


冯大米把吃惊的豆子又抱紧了怀里揉了揉头。


 “爸早就不怨你了,反而他希望你过得好。”


“你就不用安慰我了,爸那么想振兴冯家菜,结果他唯一的儿子还这么不听话的跑了,他一定又生气又伤心。”


“诶?你是不是看不起你的姐姐们啊!”冯大米捏了捏冯豆子红彤彤的鼻子,“你这次回来没和他说吧,我看你这几天好像也没有联系他,他会担心的。”


“姐,,,,”冯豆子从冯大米怀里退了出来。“我想好了,这次我回来了就不回去了,,,,,我在家好好照顾爸,,,,帮你们的忙。”


“豆子,,,,你,,,,你说真的?那井然怎么办。。。。你和他商量过了?”


“没有。”


冯豆子擦了擦泪,不一会又笑得痞里痞气。“我俩的事你就别管了,我去给咱爸按摩了,医生说了,一天都不能落的。”


“豆子,,,,”


冯大米呆呆的看着冯豆子消失在走廊尽头。


 她怎么能不管呢,虽然这小豆子长的足够大了,可永远都是她心里最需要照顾的弟弟。


还记得那次去上海的时候。


 “爸,你怎么就不愿意告诉豆子呢,他要是知道你来看他他得多高兴啊。”


“他高兴,他高兴什么?他早就忘了我这个爸了吧,一走这么多年,要不是那个臭小子联系我,我看他这个豆子都不打算要我这个爸爸了!”


“爸!你怎么这么说啊,那井然不都说了,豆子这些年老是想你,所以他才多方打听到了我们的联系方式,想让咱们来看看豆子。”


“哼!”老爷子拐棍狠狠的往地上一杵,“怎么我还得谢谢他把我儿子拐跑了????”


“爸!你看看你。”


冯大米打了个车照着井然给的冯豆子的工作地址找了过来。是个大排档,前厅后厨,小小的空间里满满的都是桌子凳子,墙上挂的菜单五花八门从南至北什么都有,老爷子一看就来气。


“从小叫他学得好本事,就用来干这个!”


“爸!真不叫豆子出来看看?”


“不叫不叫!点点吃的,饿了。”


刀子嘴豆腐心,冯大米想着。


“诶老板,点菜。”


“诶好嘞,您吃点啥?”


“老板,你这生意不错啊,这才几点就这么多人。” 


“嘿嘿,这不是周围工程多吗,这些个工人下了班都过来。诶您别看我这是个小店要吃啥都有,这来的客人啊都是天南地北的打工人,想让口味不同的人都觉得好吃才是大厨的本事呢!” 


“哼。”


 老板这正夸着,老爷子这边哼了一句撇了撇嘴,倒是让老板有点不好意思了。


“嘿,,您看点点啥啊。”


“您这厨子这么厉害,什么来头啊。”


“哈哈哈,倒也没什么来头,就是个小小子,但是确实手艺挺好的出活也快,要么咱们点几个尝尝?”


 冯大米点了几个家常菜,陪着黑着脸的冯老爷子吃了个盘底朝天,虽然家常,但这口味这火候确实是好吃啊。


 “豆子进步不小啊。”


冯大米看着老爷子脸色缓和了些。


 “咱要不,去看看?”


“不去不去!快去结账,走人走人!这地方吵吵闹闹的,我一分钟都待不下去!”


 冯大米拗不过这老爷子,最后也没知会豆子,起身去结了帐,可回来的时候老爷子却不见了。


.........


 想着想着冯大米红了眼,她永远忘不了她家最小的宝贝站在狭小喧闹的厨房角落,撸着袖子满头大汗颠勺爆炒的样子和全家最硬最撅的老爷子躲在厨房门口捂着嘴红了眼的样子。


 那天他俩虽然没去见豆子,但老爷子却是第一次主动说要去见一见井然,见到了工地上带着安全帽跟工的井然,老爷子狠狠的打了他几棍子。


 “喂,大姐,我到高铁站了,我现在过去方便吗?”


 “豆子没和你说吗?”


“没有,所以我来找他。”


冯大米从房门窗户上看着正给老爷子按着腿讲着笑话的豆子,忧心不已。


“他最近太累了,好几天没睡好觉陪了好几夜的床,你来了正好带他回去休息休息吧。”


“好。”


 果然不一会,井然就来了。倒是比去年见得那只瘦猴子胖了一点,看着也顺眼了很多。冯大米带着人上了楼,到了病房门前又停了不让井然进去。


 “你在这等着,我进去把豆子叫出来,老爷子刚好,不能受刺激,,,,”


 “我知道的大姐,我就在这等着。”


 “豆子,挺晚了,你出去吃点饭吧,我看着一会。”


 “那姐,爸吃啥啊,我去楼下买点粥回来吧。”


 “不用,果果一会过来,你就去吃饭然后回去好好休息一天。”


冯豆子擦了擦手,给他爸掖了掖被角。


“我不累,那我吃了饭就回来。”


“随你。”


冯豆子这边刚从屋里退出来就看到了站在走廊的井然。


从他看来,井然是瘦了的,身上的西服少有的皱巴巴的,看着自己出来就把行李箱推到了一边,笑嘻嘻的向自己展开怀抱。


“傻狗你怎么,,,,,”


冯豆子几乎是毫无犹豫的径直扑到了井然怀里,也不管什么避嫌,好好的哼哼叽叽了一通,哭啊哭啊直到把这些天的委屈恐慌纠结全都化成了眼泪一次流了个干净才堪堪算完,从傻狗的怀里退了出来,瞪着这笑嘻嘻的人看了一会,然后抄起了扫把就挥了起来。


“你怎么回来了!你知道那个机会多重要吗!你现在就给我打飞的回去!”


一向成熟又稳重的井然被冯豆子拿扫把追着从走廊这头追到了走廊那头,一路上的病人医生都被这一对打闹的小情侣逗笑了。他冯豆子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最大的优点就是脸皮厚,可井然不是这样的啊,脸红了好一会的井然终于忍不住把冯豆子拽到一个角落,紧紧的搂紧在怀里不让他再闹腾。


“你还说,要不是我一出国你就断了音讯,我至于这么着急直接飞回来吗!”


“你,,,你还怪我了。”


冯豆子突然觉得委屈,可又心慌。他好像又办了件错事。他爸被他气的躺在了病床上,他的傻狗也因为他放弃了大好机会,,,,想着想着,这水做的小豆子又哭了。 


“你别哭啊,”井然手上的力气松了些,搂着小哭包,轻轻的亲着小哭包水汪汪的眼睛鼻子嘴巴,才不管他在自己怀里怎么折腾,直到把哭唧唧的小豆子亲到哭不出来才放了手。 


他说。


“没有你,我的理想永远都实现不了。所以,别走了好吗?”


冯豆子没有答应,但是他答应再好好想想。


还有在冯大米的指示下,井然强行把这颗不服管教的豆子一路背回了家,累的够呛。


后来的几天就算冯豆子怎么一哭二闹三上吊井然都不要回去了,两个人轮番照顾老爷子,半个多月过去了,老爷子总算是康复了,井然也该回去处理一下自己丢下的烂摊子了。


“豆子,我今天要回去了。”


“嗯,走吧。”


冯豆子连眼都没睁,说是要井然回去,可整个人倒是往井然那边又靠了靠,吧唧了下嘴睡得正熟。


看着躺在自己怀里包的严严实实的肉虫子,井然笑了。


“你就这么舍得,我这一去可不知道多久能回来,你怎么就一点都不想我呢。”


“不回来就算了,反正我要留下来陪我爸。”


“那你再不回上海了?”


冯豆子从井然的胸口上睁开眼,这几天为这个事他想了好多。不管是放下老爸回上海,还是留在淮州他都是自私的,他的亲情爱情永远不能双选。


“井然,我想了好久,但是我还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要么你忘了我吧。”


如果是他忘了自己,那难过的就只有自己了,就没有关系了。


井然没给冯豆子发呆的机会,手摸着滑溜溜的肉游走到了冯豆子肉嘟嘟的屁股上,狠狠的拧了一下。


“嘶,,,疼!”


“呵,你好狠的心啊,还好意思喊疼。你老老实实的在家好好陪着爸等我回来,”井然推开了在自己身上趴了一宿的肉,举着半麻的胳膊挣扎的穿上衬衫。“等我回来再好好收拾你。”


“嘶,疼疼疼真疼。”赤身裸体的冯豆子捂着腚赶紧钻进了被窝里,“你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井然走了,冯豆子好像也再没纠结过,一方面是因为这颗小豆子啊心可大了,从来不会为没发生的事情担心,另一方面就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了,这段日子冯豆子总是觉得很安心,平日里和姐姐们说说笑笑和老爸斗斗嘴,这颗小豆子幸福的都快成开心果了。


“爸,我今天,出去一下。”


冯豆子从厨房里出来把围裙一摘坐在老爷子一旁,显得格外拘谨。


“那个臭小子回来了?”


“嗯,,,,”


小豆子头低的很低,老爷子似乎气的胡子都翘起来了。就在两个人陷入了沉默之际,冯大米走过来也在老爷子旁边坐下,捏了捏老爷子的手腕。


“去吧,店里有我呢,你把井然接回家好好休息,他这一路也挺累的。”


冯豆子没敢答应,抬眼偷偷去看老爷子的反应,没想到老爷子也正直勾勾的看着他,气的简直是满脸通红。


“你还好意思看,你说说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没出息的豆子,,,”


老爷子拐杖就要砸下来,冯豆子赶紧往冯大米身后躲。 


“你说说你跟着他跑出去多久了,这要是换个姑娘孩子都抱俩了吧,你呢,你连人都没拿下,你以为这过日子是过家家嘛!你真是气死我了!”


 冯豆子光顾着躲满口答应这是是是实际上根本没反应过来什么,倒是冯大米挡在前面捂着嘴笑。


“,,,爸,,,你这,,,这么说你,,,哈,,我,,,”


“你什么你,你傻了?”


老爷子举起拐棍又要打,这次冯豆子倒是不躲了,一个高从冯大米身后窜了出来,紧紧的抱着他的老父亲还在老父亲嘴边狠狠的啵了一口。


“爸!我太高兴了!你等着,我肯定把人给你拿下!咱争取一年抱俩两年抱仨!我这来不及了,我先走了哈,等晚上,晚上回来我可得好好亲亲您!”


冯豆子抓起桌子上的包飞也似的跑出去了,屋子里就剩下老爷子和冯大米抱怨他不争气的儿子。


“你看他怎么那么不要脸呢!”


“你说他这是像谁,还一年抱俩两年抱仨,他是老母猪啊!这么大人每个正形,他这是像谁啊这是!” 


“爸,我可是听我妈说,豆子和你小时候一模一样,肯定是像你啊。”


“胡说!胡说胡说!我能和他一样吗!胡说!,,,,,,”


..........


这边在喧闹拥挤的客流里,小豆子跳脚找到了自己的那条傻狗。这傻狗拖了好大一个行李箱好像是把整个家搬来了似的。


“怎么,井大设计师现在不搞设计改搬家了啊。”


“呵,我可不像某人犹犹豫豫的,我是来交试卷的。”


井然摸了摸小豆子软乎乎的耳垂,手感真好。


“那井大设计师什么答案啊?”


冯豆子一双胳膊搂住了井然的脖子,井然毫不费力的扶着他的腰,他才能像一只树袋熊一样挂在这人身上。


任井然凑到自己耳边,咬着自己的耳垂说道。


“我的答案是,我想和你。你呢?” 


小豆子粲然一笑。


“我也是。”


——————————————————


我的小豆子生日快乐啊!!!!送上一篇小小文祝你天天开心啊!!!!


另外超级想推开井然大喊我也可以我也可以!这样可爱又俏皮的小豆子我可以!


至于打不打的过又是后话了,,,,


哎呀肯定是打不过了但是想想总是可以的吧,,,


爱你哦,小豆子(・ω< )★


艾特下一棒太太 @雪雪的裤腰带


百鬼夜行出来出差,我真是太开心了😭😭

今天百鬼夜行哦,干点啥好呢🙀


无神

8.


自上次以后,沈面就尽量少的与他的好哥哥接触,少接触就能少露马脚就少一分被识破的可能。


可沈巍呢,从刚开始的几天察觉到弟弟躲着自己着急上火之后,后来竟然也不追着赶着的找沈面了,甚至偶然遇到都会绕着走。


哼,他不理我也挺好的,我也不用费心的躲着他了!


可是我可以躲他,他凭什么躲我!


沈面越想越生气,他可以丢了命但是不能丢这个人丢这口气,他今天非得找那沈巍问清楚,他凭什么!


这天没下早朝沈面就跑到殿外等着,左等右等,等着大臣走了一波又一波,也不见沈巍出来,一旁的烛九看着沈面腿都软了在一旁捶腿,这才破了沈巍的规矩,擅离职守过来小声和沈面交代。


“大人莫等了,王最近每天要议事到很晚,你这样等该累坏了。”


“我今天一定要等到那个负心汉,,,,”


沈面锤着腿,一股子电流从脑间闪过,目光从殿门转向了眼前的烛九。


烛九觉得后脊梁骨发凉,,,,,要完!


“诶,阿九,你最知道沈巍的,他最近为什么总躲着我。”


“这,,,,”


烛九不说,祸从口出,上次沈巍没罚他可这次就不会轻易放过他了。


“你不告诉我,我就不走了。这天热,又没风闷的很,我心里憋着一口气,哪一阵真喘不上来了还麻烦阿九帮我收了尸首转交给沈巍,也算全了我们兄弟情深。”


“大人可别这么说,”烛九听了赶忙跪下,不知为什么,他虽是沈巍的手下,却从来拒绝不了沈面的要求。“王躲着大人,是因为有些事没法给大人一个交代,”


“什么事不能给我交代,你最好痛痛快快全招了,要么我就要进去闹了,看他沈巍能不能给我个交代。”


“大人,,,这,,,恕烛九不能。”


“你!”


沈面本来也没有想着要逼烛九的,可这大话说出去了自己都没给自己台阶下。好在这个时候议事结束殿门大开,里面的官员都走了出来,老远看着沈面赶紧低头弯腰拱手的退下了,剩下沈巍快步迎了出来,一手拉着沈面一手扯着宽袖抬起给沈面挡着太阳。


“面面你怎么来了。烛九你怎么也不通禀一声,这么大的太阳,晒坏了你负责的起吗!”


烛九头叩在地上不敢起身,沈面撇了撇嘴。通报不通报还不是他沈巍一早下得命令,现在在这装什么大尾巴狼,要说真通禀了,他今天可能就逮不着这大忙人了。


“你也知道晒死人,还不带我进去,在这发什么脾气。”


“面面,,,,”


沈巍不悦,赶紧拉着人进了屋子,一挥手带上了门。把人拉到了龙椅上坐下,抬起小腿搂进怀里开始给人按腿。


“怎么,还不让我说了。”


沈面看着沈巍不悦的样子竟然有些心虚。他不如之前那般宠爱自己了,沈面心想,那个给不了的交代或许就是,,,,,


“不是的!”


这丫居然知道我在想什么?!沈面一愣。


“我对你哪里不够好,你说出来是应该的。”


???真这么神,那我的计划不都早就被他看破了!!沈面额头渐渐渗出了冷汗,手也慢慢移向自己贴身的小刀。


“可你为什么总是要偏袒烛九,每次都是这样,让我怎么能不多想!”


啥????沈面看着沈巍还没等回过神,沈巍就被沈面看红了脸,推开沈面的腿想逃,就被沈面不怀好意的捉了细白的小手,拉着紧挨着自个坐下,一脸坏笑得凑了上去。


“怎么,哥哥这是吃醋了?”


沈巍被这一声哥哥叫的肝颤,这坏蛋小时候也是叫哥哥的,小时候叫着甜甜绵绵的,乖巧可爱。长大了再叫,总觉得话里话外藏着一股子调戏的意味,让沈巍禁不住心头一动。


“我,,,,我没有。”


“没想到哥哥这么喜欢我。”


沈面整个人都快挂到沈巍身上了,芊芊玉指勾住了沈巍的下巴,脸贴的极近,扑面而来的鼻息烫的沈巍发颤。


他快爱死他这纯情的小模样了。


“那你告诉我,你这几天为什么躲着我?烛九说你有事情没法和我交代,到底是为什么?”


沈巍看着沈面,眼睛水汪汪的翻着波儿,论谁看都不想那个冷落别人的,倒像是受了欺负受了冷落的那个。


“我,,,,是,是咱俩的婚事出了变故。”


果然!


沈面捏着沈巍的下巴,手指渐渐嵌进了肉里,眼神不经意间犀利了起来。


“你不想和我成亲?”


沈巍目睹了沈面眼底闪过的一丝暴虐,先是一愣,然后张开了怀把沈面紧紧紧紧的揉进了怀里,泛红的下巴深深地埋进了沈面的颈窝。


“不是的,我做梦都想和你成亲,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和你成亲。只是最近下面上奏淮南一代流匪猖狂百姓民不聊生,为首的见首不见尾,我派了几波去调查都没了音讯,,,,一方百姓不能安居,我,,,我实在没有心思,,,,”


沈面心头一松,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放心了什么,是放心沈巍一时间不会再逼自己成亲还是放心,沈巍只是有事牵绊才没再提成亲的事情。


“那你想怎么办。”


“我想亲自去趟淮南。”


沈巍把沈面从怀里拉开了些,眼神灼灼又坚定的望着沈面。


“那我,,,和你一起去。”


如果宫里想不到回去的办法,那宫外说不定能找到些线索。


“不行。你不能去。”


“凭什么?你就可以去我就不行。”


“面面。”沈巍拉着人的手,揉着他手心里的那块软肉,“你大病初愈经不起这折腾,还是在宫里好好养着,等我回来我们就好成亲。”


哼!沈面甩了沈巍的手,气的背过身去不看沈巍,眼珠子转了几转,心头就上来了主意。


“我不管,素闻宫外多美人,你不让我去肯定是怕我误了你的美事!那我不去算了,就让我一个人,。,。一只鬼在这深宫大院自生自灭吧!”


“面面不要胡说!我怎么会让你一个人,只是此行诸事难料,我怕你有危险才不让你跟去。”


“可你说过再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


沈面说这句话时一股暖流从心里涌了上来冲的鼻头酸了眼睛也红了。


可他什么时候说过呢,,,,,沈面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随口说了这么一句,一时间慌张无法应对自己的失态,唯恐沈巍看出破绽。


可沈巍却跟着红了眼,更珍惜的样子双手拉着自己往他怀里去,两只手碰上了沈面微凉的脸蛋,盯着沈面一双明眸看了许久,最终还是叹了口气,把人搂进了怀里。


“哥哥再不会让你一个人了,我让你随我去就是了。”


沈面身体不受控的抽搐起来,好像心里建设了好久的堤坝一下子塌了,决堤的洪水一下子奔涌了出来。沈巍轻拍这沈面的背以做安慰,嘴里小声暗道。


“你这样子,让我以后如何拿捏得了啊。”